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1

“亡者之城”奥金顿曾是一处神圣的德莱尼大墓地,几千年来,德莱尼人将死者埋葬在他们最神圣的庙宇奥金顿之中。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3

奥金顿

后来暗影议会占领了这里,召唤了一个古老的强大元素。元素产生的冲击波撕裂了奥金顿,将庙宇炸的四分五裂,并将近乎一半的泰罗卡森林变成了废墟,成为了如今的白骨荒野。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5

泰罗卡森林

爆炸同时在虚空中切开了一条裂缝,将另一个世界的灵体带入了外域。以前被埋葬的德莱尼人无法安息的灵魂在废墟中游荡。而且,暗影议会召唤的恐惧生物就要突破暗影议会控制它的努力了。你必须防止它降临到这个世界中!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7

奥金顿中包含四个副本,法力陵墓、奥金尼地穴、塞泰克大厅和暗影迷宫。

法力陵墓

虚灵占据了法力陵墓,节点亲王沙法尔是这里的主人,遍布着他的那些虚灵随从。他们来到这里寻找对抗扭曲虚空生物的能量。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9

副本首领

潘德莫努斯

这位臭名昭著的虚空领主又以混乱公爵、噬国者和灭世者的名号为人们所熟知。当虚灵的故乡卡雷什遭遇毁灭时,潘德莫努斯是迪门修斯麾下的一名指挥官。他后来受制于节点亲王沙法尔,为了继续满足他无休无止的欲望,不得不为虚灵效力。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11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13

塔瓦洛克

在凯尔萨斯·逐日者的命令下,计算者帕萨雷恩召唤出了一个强大的巨像,把流动在法力陵墓下方的奥术能量收集起来。特殊的放射物意外地将塔瓦洛克变了形,使他摆脱了帕萨雷恩的红色腐化影响。这个白色的奥术巨像获得了自由意志,并用这意志贪婪地吞噬着任何对他构成阻碍的人。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15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17

尤尔

这是伊利丹·怒风送出的“礼物”,以陪伴节点亲王沙法尔。尤尔是具有无限野性和力量的虚空猎犬。亲王的谏臣们提醒他,这份伊利丹送来的恶魔大礼很有可能暗藏着什么阴谋诡计,一旦达成目标就会背叛沙法尔。但亲王却把那些谏臣喂到了尤尔的肚子里……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在那之后也把这只猎犬关进了一个静止的房间内。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19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21

节点亲王沙法尔

由于笃信在法力陵墓的地下深处埋藏着大量财富,节点亲王沙法尔花费了难以计数的个人钱财,将一支军队调遣到了这片破碎遗迹的暗影殿堂内,并将那些不安分的虚灵隔绝在外。亲王的贪欲无边无际,而且他发誓要揭开法力陵墓的秘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23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25

奥金尼地穴

金尼地穴是大主教玛拉达尔领导的一个德莱尼宗教分支——奥金尼的权力中心。这里游荡着奥金顿大爆炸中丧生的祭司亡魂和他们召唤出的非生命体生物。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27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29

副本首领

死亡观察者希尔拉克

大主教玛拉达尔塑造了希尔拉克,让其负责看管在奥金尼地穴中游荡的德莱尼鬼魂。这只长有腐目利齿和触手的亡灵怪物饥肠辘辘地汲取着奥术能量,决不容忍活人从他身边经过。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31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33

大主教玛拉达尔

作为曾经雄霸奥金尼殿堂的唯一幸存遗老,当他所挚爱的一切人和物都在眼前消失殆尽时,玛拉达尔陷入了疯狂。他不遗余力的想要将过往的记忆留存住,这使他变成了精通黑暗艺术的大师。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35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37

塞泰克大厅

塞泰克大厅的势力主要是一群邪恶的鸦人,利爪之王艾吉斯领导着一群鸦人狂热者在此进行着黑暗魔法仪式。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39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41

副本首领

黑暗编织者塞斯

黑暗编织者塞斯奉利爪之王艾吉斯之命,在那些鸦人叛徒们寻找他们神秘的神灵时守卫塞泰克大厅。这位身形消瘦的诡计大师精通暗影魔法,深知如何让元素对他唯命是从。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43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45

安苏

安苏是位神秘的鸟神,深受鸦人的崇拜,哪怕他们比他更加凶残。安苏的起源和力量与其它任何外域的陨落之神相比都大相径庭。纳鲁也对这一邪恶生物保持沉默,因为就算对于他们来说,安苏也可称得上是神秘莫测。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47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49

恐惧渡鸦之父安苏是德拉诺世界阿兰卡诸神之一,鸦人流亡者的庇护者,与配偶一起繁衍了整个德拉诺世界恐惧渡鸦族群。

阿兰卡的神明

到处充满德拉诺的生命精魂催生了许多新的动物,当年几乎所有的野兽都被永盛和孢子堆吞噬了。但随着永茂林地的消亡,动物生命有了一次统领这个世界的机会。伯塔安破碎的遗骸已经变成了充满了生命精魄的森林。这些远古能量慢慢的改变了这块土地并加速了新物种的形成。

第一批新生的野兽是一些巨大的,挥动着卓越能量的生物。他们其中对伯塔安和其他原祖者所掌握的自然魔法有天生的亲和性;其他的一些生物则踏足到了德拉诺的元素能量领域之中;然而还有一些生物触碰到了现实世界的边缘,接触到了弥漫在宇宙中的圣光与虚空的力量。

尽管他们具有可观的力量,这些德拉诺巨大的动物却面临着令人畏惧的生存危机。植物人们诱捕他们成为供给荒野森林的食物,或者用真菌另他们感染让他们成为原祖者的一员。其他地方,戈隆和奥戈隆们游戏般的捕杀着它们。在这片容不得半点闪失的土地上适应并能兴旺发达的动物只有那些有翅膀的种族,他们可以翱翔在天际远离原祖者和破坏者们。

大多数的德拉诺鸟类种族都是兴源于阿兰卡,一个巨大的石头尖塔高高的矗立在这个地区茂密的树林和灌木丛当中。在那里,三个如神一般的巨大生物形成了:雄伟高贵的火鸟鲁克玛,恶毒的风蛇塞泰以及足智多谋的渡鸦安苏。

这三个生物在他们各自的领域都足够强大。鲁克玛的灵魂曾经被远古圣光的力量触碰过,她和她本身能量的连接可以让她召唤魔法的火焰摧毁或是滋生生命。炽烈的火焰不断地流过她红橙色的羽翼但却从未灼伤她。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51

鲁克玛

塞泰的翅膀短小而又有皮质的紧凑,他不能像鲁克玛那样飞的那么高。他有着对暗影能量—在宇宙中的虚空之力的亲和。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53

塞泰

安苏相比于鲁克玛和塞泰来说形态小了很多,但他用他敏锐的智力弥补了物理形态的不足。好奇心所致,安苏发现了埋藏在这个世界地标下的能量连接线—从而发现了奥术魔法。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55

很多年间,这三个生物大部分时间都自给自足,他们竭力维持他们在阿兰卡的生存,经常抵御来自与原祖者和破坏者们的攻击,只有安苏考虑过他和他这些有羽毛的同胞更好的未来。

安苏号召鲁克玛和塞泰一起把阿兰卡变成一个所有鸟类的庇护所。为什么他们要在原始生物–原祖者和破坏者的压迫下生存,而不是像他们一样去用自己的力量统治这片土地呢?

齐心合力的,安苏和他新的盟友把这些石头人和植物人赶出了阿兰卡,当原祖者和破坏者们从这片土地消失的时候,这里成为了所有鸟类生物的天堂。鲁克玛,塞泰和安苏居住在这里,精心照料着这片土地和它广泛的物种们。

鲁克玛进一步发展了她和一种最漂亮的鸟类的紧密连接:卡利鸟。她吧它们当成自己孩子们一样照料。她和她的卡利鸟们大多数的时候都栖息在阿兰卡那巨大尖塔的顶端,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

虽然鲁克玛生来高贵,但她却傲慢自大。她视自己为全世界生物中优雅和魅力的化身,从来不让自己的爪子触碰地面。同样的,她对居住在陆地上和近地的生物很是轻蔑的态度。

安苏则照看着在阿兰卡数量算少的大部分渡鸦,他经常出现在尖塔下的树林顶端。

塞泰统领着比他小的风蛇们,居住在尖塔脚下阴暗的角落和裂缝中。他并不像安苏对待渡鸦那样友好的对待他的风蛇,他是一个残忍的喜欢发号施令的风蛇头领。

一切在阿兰卡都看似美好,但黑暗却在近尖塔处翻滚。

塞泰的诅咒

随着时间的推移,塞泰越来越嫉妒鲁克玛,他的翅膀不如她的强壮,当然他不能像她一样翱翔于云端。塞泰甚至连靠近尖塔顶峰都很费劲儿。他认为自己注定活在鲁克玛的阴影之下。

这就是他认知的命运,他做梦都想击倒鲁克玛并把她的力量夺走,但他知道光靠他自己的力量不能成功。这条风蛇最后接近了安苏向他寻求帮助。一旦他们击溃鲁克玛,他们就能在天空飞翔。整个世界都会被他们阿兰卡双子皇帝统治。

塞泰预想的是安苏也对鲁克玛的力量有觊觎之心,毕竟那只火鸟也很瞧不起居住在里地面很近的渡鸦。但塞泰错了,安苏并不记恨鲁克玛,相反他敬仰她。这只渡鸦在心里埋藏了许久他对鲁克玛的爱慕,但他从来都没有鼓起勇气去告诉她他的真实感情。他知道鲁克玛永远不会以平等的姿态看他。

安苏警告了鲁克玛关于塞泰的企图,渡鸦和火鸟结成了同盟对抗风蛇。最终那天当塞泰发起攻击的时候,鲁克玛早就准备好了。

她在盛怒之下用烈火席卷了塞泰并把他的翅膀烧成了灰,当那只风蛇坠向大地的时候,安苏又降落在他身上用爪子抠出了他的眼睛。塞泰用它临死的最后一口气向鲁克玛和安苏发起了复仇,他用自己的身躯和鲜血编织了一道可怕的诅咒。那些血由他身体流出并渗入地下。

担心这道诅咒会影响整个阿兰卡,安苏把塞泰整个吞下并把那黑暗的能量锁在了自己体内。诅咒扭曲了他的躯体和灵魂的时候安苏承受了极度的痛苦。安苏的形态皱缩而扭曲,他永远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安苏承载了这道诅咒,只留下了一小部分塞泰的鲜血。那些血腐蚀了风蛇坠落的区域,但并没有扩散开来。这个阴郁的地方被后世所知为塞泰克山谷。

安苏不能容忍自己以这样的形态去见鲁克玛,如果她以前就认为他配不上自己,那么现在她更会轻蔑的对待他现在变成的样子。他消失在丛林深处,并无视了鲁克玛到处呼喊他的名字让他现身。

虽然塞泰的诅咒大大削弱了安苏,但同时给予了他新的力量。吞噬了风蛇之后令安苏对暗影魔法有了接触。当他对这种新的力量运用自如的时候,他用一道暗影领域魔法掩盖了自己,永远避开了鲁克玛的搜寻。

在经历无数无果的寻觅后,鲁克玛放弃了。她为安苏高尚的牺牲感到自卑,但她也对现在令她家乡蒙上阴影的诅咒感到害怕。鲁克玛冲向天空飞离了阿兰卡,她最后栖息于戈尔隆德最高的山峰上。

鲁克玛暗下决心如果她找不到安苏去当面感谢他,她一定以他的名义去创造一个新的种族去回报他高贵的牺牲。火鸟使用了她自己的生命能量把一部分她的卡利鸟转变成了带翅膀的人型生物并命名为鸦人(arakkora)或是 阿兰卡的继承人 (Heir of Arak)。他们继承了鲁克玛物理形态的优雅和高贵同时具有着安苏的智力和聪慧。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57

鸦人

埃匹希斯文明

鲁克玛打算让鸦人重返阿兰卡尖峰,但眼下还不是时候。塞泰的诅咒萦绕不散,她不愿送这些新生的子嗣去那里承受苦难。等他们有朝一日变得成熟而充满智慧时,鲁克玛会亲自带领他们返回先祖的家园。她唯一担心的是自己恐怕活不到那么久。为了创造阿拉卡鸦人,鲁克玛消耗了大量自身的生命精华,再也不是昔日那只强大的火鸟。她知道自己正在老去,终将离开这个世界。

世代以来,鲁克玛都在远处观察着鸦人族群的发展壮大。她会时不时地与这个羽翼未丰的新种族畅谈过往,给它们讲述阿兰卡尖峰的故事,讲述塞泰的邪恶和安苏的壮举。除此之外,鲁克玛还向鸦人传授了驾驭圣光的基本方法。鸦人学得很快,不久便将圣光操纵自如,成为老练的治疗者与先知。他们的许多原始风俗都与对鲁克玛的崇拜有关,将她奉为太阳女神,视作圣光魔法的源泉。然而鸦人并不满足于驾驭圣光之力,通过聆听鲁克玛的述说,他们也对安苏倍加尊崇,给予他和太阳女神同等尊贵的地位。许多鸦人掌握了奥术魔法,成为卓越的法师[13]。 黑暗之门开启前3000年,随着鸦人族群的繁荣壮大,鲁克玛却感到她的生命力在不断消退。她最后一次与子嗣们交谈,催促他们尽快夺回阿兰卡尖峰。之后,鲁克玛便乘风而起,振翅南飞,鸦人紧随其后。就在即将抵达目的地时,火鸟吐出最后一口气息。烈焰吞噬了她的躯体,她就像是另一轮艳阳,高挂天穹。鸦人将鲁克玛的辞世看作族群崛起的信号,立誓要在阿兰卡创造出无比辉煌的文明——令德拉诺种族全都相形失色的鸦人文明,来祭奠太阳女神。像鲁克玛一样,他们的知识与力量也将在九天之上放射出夺目的光辉。

这些鸦人自称埃匹希斯,占领了阿兰卡尖峰的最高处。他们从附近的林地中砍伐树木,从山岭里采掘矿石,在他们高耸的新家周围建造了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利用对圣光的驾驭能力,埃匹希斯还制造出了燃烧着魔法烈焰的巨型灯笼,高挂在尖峰各处。追寻着安苏与他高尚壮举的神秘传说,鸦人法师开始调查塞泰克山谷。他们小心地研究着那里被诅咒的能量之池,弄清了暗影魔法的秘密。这些法师利用一种独特的方法,将自身的奥术知识和在塞泰克山谷里找到的黑暗力量合二为一。埃匹希斯同时接纳了圣光与虚空,认为它们都是生命的自然主城部分,继而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教派:安哈尔教派对神圣魔法深入钻研,司卡拉克斯教派则致力于探究暗影与奥术魔法。这两个教派占据着埃匹希斯社会的上层阶级,在威望和影响力方面不分伯仲。

随着鸦人在阿兰卡尖峰的势力日渐巩固,他们开始对世界的其他地区展开探索。尽管这些鸦人并不是在盲目地追求扩张,却凭着好奇之心,在德拉诺各地建立了哨站,观察各地的动植物群。在研究森林和高山并为之绘制地图的过程中,鸦人敬畏地发现,原来许多地方都是由曾经称霸德拉诺的古老生物残骸变化而来。根据从鲁克玛处听来的传说,埃匹希斯鸦人意识到原兽和破坏者正是这些原始巨人的后裔。他们观察着双方无休无止的战斗,既深深着迷,又倍感同情,却从未插手介入。他们是鲁克玛的子嗣,因此也继承了她的傲慢,认为对陆地族群的冲突横加干预是自贬身份的做法。

对抗永茂林地

一千年过去了。在黑暗之门(地理)开启两千年前,鸦人的崛起并未被德拉诺的其他住民所忽视。在阿兰卡尖峰不远处,原兽占据着泰罗卡森林(塔拉多)的茂密树林,其中力量最强的是一位名叫纳勒加尔的树人。他不仅驾驭着强大的自然魔法和生命之灵,还从原祖荆兽那里得知了永茂林地、孢子群落和能够让整片树林协同行动的感知力。他能够操纵其他原兽,指引它们的行动,并且发现木精是德拉诺所有原兽中最具潜力的种族。但正当木精专注于对抗破坏者时,纳勒加尔留意到了埃匹希斯。他将鸦人文明视为对自然的亵渎。他们的魔法有力量将自然烧成灰烬或是令暗影能量泛滥成灾,纳勒加尔相信若不对此加以阻止,后者用不了多久便会征服整个德拉诺。他寻得一块波塔安的石化根须并召集木精,宣布要消灭鸦人以便复兴永茂林地。纳勒加尔不仅利用波塔安的化石根须培育出了名叫塔亚拉的的孢子群落,他还引导生命之灵进入树林,为数千颗大树赋予智慧与意志——进而催生了多瘤行者——与此同时,他的木精从生命之池中唤醒新的原祖荆兽。

埃匹希斯起初并未理会原兽的骚动,他们认为那只是对方与破坏者战争的一部分。然而位于阿兰卡尖峰边缘的森林很快变得更加茂密,藤蔓甚至攀附到了尖峰之上,撒播的树种生根发芽,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为不计其数的参天大树。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教派的成员终于开始调查塔拉多,但派出的斥候几乎全都有去无回,只有几位幸存者带回了骇人听闻的消息。根据已知的永茂林地的情报,埃匹希斯很快意识到那个成长中的怪物必定是一个孢子群落,如若它真的苏醒,鸦人文明必将灭亡,而德拉诺难逃毁灭的命运。此事关乎种族存亡,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的教派领袖们动员埃匹希斯,组成了一支军队,两派的祭司和法师组成了这只军队的主力。鸦人大军从空中向塔拉多进发,他们没有与沿途的原兽多做纠缠,一心只求消灭森林深处的那个恐怖怪物。

安哈尔祭司用附魔烈焰的魔法之刃烧灼正片绿野,司卡拉克斯法师用诅咒削弱敌人的力量,可他们没能突破原兽的防线。纳勒加尔进入了冥想状态,联接到原兽们的意志,使之协同战斗。每一条藤蔓与根须都朝着埃匹希斯步步紧逼,原兽们配合得天衣无缝,打的鸦人节节败退,只得飞回空中。鸦人在这场惨败中几乎损失了半数兵力,这让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教派大为震惊。安哈尔提出了一个对策:他们提议建造一种名为鲁克玛之息的武器,它能引导太阳能量,释放出惊人的毁灭之力。安哈尔教派在尖峰的最高处开始了武器的制造,与此同时,纳勒加尔也在加速塔亚拉的成长。终于,全身长满荆刺的孢子群落苏醒过来,它和其他原兽一道听命于纳勒加尔,浩浩荡荡地超阿兰卡尖峰发起进军。

此时鲁克玛之息尚未建造完成。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司卡拉克斯法师自愿前去阻击敌人,为安哈尔争取时间。塔拉多之战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法师们却发现了纳勒加尔,知道它能引导木精和其他生物的行动。若能除掉原兽的首领,敌人必将遭受重创。司卡拉克斯法师们以暗影作掩护,悄悄潜入了塔拉多的森林,找到了纳勒加尔。但纳勒加尔已经察觉了他们的到来。愤怒的树人脱离了冥想状态,迅速除掉了这群来犯的鸦人,他后者还是成功释放出了暗影的力量。诅咒侵蚀了纳勒加尔,它变成了一刻焦黑的枯木,倒在刺客的尸体旁边。

纳勒加尔一死,原兽间的联接立刻崩解,植物大军在阿兰卡尖峰的边缘停顿下来,不知该何去何从。司卡拉克斯法师为安哈尔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鲁克玛之息完成了。强大无匹的能量自鲁克玛之息中咆哮而出,撼动了整个尖峰。装置中喷射而出的白炽火光穿透了塔亚拉的胸膛,孢子群落瞬间被烧的只剩一团灰烬。其他原兽也未能幸免。不论是木精,多瘤行者还是原祖荆兽,都在刹那间被鲁克玛之息烧的灰飞烟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在恐惧中逃往塔拉多,但安哈尔的烈焰将其尽数吞噬。等到战火消散之时,剑锋周围早已化作一片焦土,再无半点生气。埃匹希斯的胜利彻底削弱了自然的力量,永茂林地再也无法以任何形式重振昔日的雄风,德拉诺的凡间文明从此进入了全新的黄金时代。

埃匹希斯文明的巅峰和没落

在瓦解永茂林地后的数百年间,埃匹希斯逐渐壮大成为一个繁盛的帝国,人口也与日俱增。自视甚高的鸦人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物种——就连强大的原兽都无力与之匹敌。既然不再有任何力量能对他们构成威胁,埃匹希斯便投入到科学与魔法的研究当中,知识成为了鸦人文化中最为宝贵的资源。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教派也化身为智慧的守护者,负责编纂历史,钻研魔法,以及记录与世界和各种生物相关的所有信息。 埃匹希斯鸦人并未把这些知识记录在书册或卷轴上,安哈尔祭司与司卡拉克斯法师别出心裁地用魔法创造出了水晶存储装置。只要轻触这些水晶,鸦人就能把存于其中的所有知识全部吸收到自己的脑海中,甚至连装置制造者的记忆也能归其所有。

埃匹希斯还用手中的魔法力量创造出了各类机械装置来帮助他们建设帝国。鸦人本就傲慢,对原兽的大捷过后更是变本加厉地急速自我膨胀。他们认为所有行走在星球表面的物种都不洁净,于是制造了机械装置取而代之,从地下采集金属矿物和各种资源

埃匹希斯曾设计了一座宏伟的“天空神殿”。也许它曾存在于阿兰卡尖峰之巅,但这座建筑究竟建成与否我们不得而知。

在埃匹希斯文明的巅峰时期,一小支有安哈尔祭司组成的队伍前去寻找鲁克玛的遗骸。他们在尖峰不远处找到了她焦黑的尸骨,并用魔法复活了这只巨鸟。安哈尔取得了成功,但效果并不理想——新生的鲁克玛只继承了从前的少许神力与智慧。虽然如此,埃匹希斯鸦人仍将其视作重生的女神。安哈尔赋予她光明的力量,延长了火鸟的寿命,让她能在天空中翱翔千年万世。

宗教也是埃匹希斯鸦人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安哈尔祭司在消灭塔亚拉的“鲁克玛之息”周围建造了一座闪闪发光的太阳神殿,每年都会有千百鸦人齐聚于此,纪念埃匹希斯的胜利,并对鲁克玛献上敬意。其他鸦人则会频频造访位于尖峰脚下那些凿于岩石之中的神祠,司卡拉克斯法师会在那里举行仪式,缅怀乌鸦之神安苏,以及他当年的牺牲壮举。埃匹希斯文明看似发展得蒸蒸日上,但事实并非如此。安哈尔和司卡拉克斯教派各自在为争取族人的支持而进行着激烈的角力。安哈尔知道,要想夺取族群的统治权,就必须把知识牢牢地控制在手。教派领袖——大祭司威斯利克命令追随者前去搜集尽可能多的埃匹希斯水晶。数年来,安哈尔都在秘密进行着这一行动,将水晶偷偷藏在峰林顶端的太阳神殿中。

司卡拉克斯在其领袖,大法师萨拉维斯的领导下,最终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他们认为知识是归所有鸦人共同所有的,族群中的每个成员都有权获得。萨拉维斯要求安哈尔祭司立即把水晶交出来。但威斯利克没有理会,他宣布安哈尔鸦人才是埃匹希斯唯一的统治者,只有安哈尔教派有权决定水晶与知识的归属。不仅如此,威斯利克还号称他和安哈尔鸦人才是鲁克玛意志的全权代表,鸦人只有遵从教派的领导才能得到太阳女神的眷顾。萨拉维斯心思狡猾,他深知倘若不及时采取行动,司卡拉克斯教派就会慢慢从鸦人社会中被边缘化,渐渐失去原有的影响力。于是这位大法师果断召集追随者,大举进攻太阳神殿。如果安哈尔拒不交出埃匹希斯水晶,那么司卡拉克斯就要用武力夺取。

两大教派在太阳神殿正门前打的昏天暗地,战火很快便烧到了尖峰下层。一些鸦人加入和安哈尔,另一些则选择与司卡拉克斯并肩战斗。这场内战持续了数月之久,埃匹希斯文明的各个角落都未能逃脱战乱的洗劫。为了力挽战局,安哈尔鸦人决定动用鲁克玛之息,要用这台巨大的武器令司卡拉克斯与其追随者们葬身火海。事已至此,萨拉维斯明白司卡拉克斯鸦人绝对不是鲁克玛之息的对手,可他仍然寸步不让。大法师率领一小队最为杰出的法师冲上尖峰顶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了安哈尔的防线,来到了鲁克玛之息面前。虽然安哈尔鸦人奋力反扑,但萨拉维斯已经施法破坏了鲁克玛之息。他的法术起了作用,但却引发了灾难性的后果——这件强大的武器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尖峰上大部分鸦人当场毙命,大地也随之震裂破碎。火光消散后,只剩下一片黑暗。

这场爆炸将阿兰卡尖峰分裂成无数个较矮的峰群,还把附近的地区变成了贫瘠的荒地。后来,人们将这里称为阿兰卡峰林。经过许多个世代后,此地才重新焕发出生命力,幸存的鸦人耗费了更多的时间才从创伤中振作起来。尽管埃匹希斯文明已经烟消云散,但新的文明将从它的灰烬中冉冉升起。许多年后,埃匹希斯文明消失的真相将渐渐变成一个谜。一些人相信是埃匹希斯人制造的魔像毁灭了他们自己。

利爪之王

但是后来,鸦人的王国之中崛起了一位传奇的君王——利爪之王泰罗克,他曾经被通天峰的高阶鸦人视为最伟大、高贵和强大的国王。关于他的统治的传说比比皆是,他可以独自抵挡整支军队。虎人因为害怕他而逃亡,兽人蜷缩在自己的洞穴以避开他的视线,被流放者则羞愧地躲藏在通天峰下面森林的阴影中。泰罗克深受臣民爱戴,但祭祀们却越发嫉妒他的荣耀。随着时间的推移,祭祀们决定罢黜泰罗克,以此篡夺利爪之王对于鸦人王国的统治权。凭借莫须有的罪名以及崇拜安苏之故,他们将泰罗克的翅膀折断并将他丢进了塞斯之血中,泰罗克的女儿蕾希以及利爪之王拥护者也是如此下场。从此,鲁克玛的祭祀们在通天峰建立了暴虐的神权统治,任何胆敢质疑鲁克玛信徒权威的人都将遭到贬落。

鲁克玛祭司们以为他们除掉泰罗克了,但是他们错了。泰罗克在诅咒中顽强生存了下来,安苏找到了他,泰罗克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回到以前的生活了,便接受了乌鸦之神的赐福,并将受诅咒的被流放者置于他那被折断的羽翼之下。从此,泰罗克走上了暗影之路,他寻找每一个无辜受塞泰诅咒的破碎的灵魂,让他们前往一个可以自由生活的地方,一个远离塞泰诅咒和鲁克玛暴政的地方——斯克提斯。有人说泰罗克亲自建立了斯克提斯,也有人说那是一个古老的埃匹希斯要塞。泰罗克架设祭坛以指引被流放者到达斯克提斯。在他的新主城里,他给予被流放者们智慧和力量,那是他曾经作为通天峰国王时所拥有的最珍贵的财富。鲁克玛的信徒们得知泰罗克还活着并且还领导着被流放者的事实后,却无能为力,只能指望被流放者会溺毙在污秽里。

不过,塞泰的诅咒还是对泰罗克的心智起了作用,使他日渐疯狂。饱受折磨的泰罗克试图将自己的人民献祭给黑暗来阻止诅咒,他的疯狂之举为整个流亡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灾难,斯克提斯的鸦爪祭司们决定阻止这种堕落。虽然他们无法永久的阻止堕落或者把他们的国王从诅咒中解脱,但他们可以将泰罗克封印到暗影世界之中,直到鸦爪祭司们找到解除诅咒的方法。最终,鸦爪祭司们合力把泰罗克束缚在暗影之中,等待着他能回归,并且摆脱塞泰的诅咒的那一天。

觉醒者的预言

鲁克玛的信徒们无法忍受被流放者继续存在,泰罗克的沉睡为他们带来了行动的机会。他们不断寻找失落的埃匹希斯的知识,企图找到某种方法,让信徒们可以一劳永逸地消灭被流放者。终于有一天,他们的奴隶挖到了一座古代的埃匹希斯遗迹,里面满是不活动的构造体和一个聚焦透镜——一个巨大的阳光聚焦透镜,可以聚焦鲁克玛的光芒以制造一条能够摧毁一切的毁灭光束。于是内战再度被推上了顶点,信徒们开始用他们自认为神圣的鲁克玛之火清除劣等种族,被流放者成批的逃离阿兰卡峰林,因为那里已经没有他们的藏身之处。

虽然被流放者再度处于被毁灭的边缘,但是许多流亡者们坚信,泰罗克必将回归,他会终结鲁克玛信徒的暴政。到那时,鸦人觉醒者们将在古老内战的废墟上崛起,所有的鸦人——被诅咒的或者有翅膀的,将团结一致,共同抵御这个世界真正的威胁——燃烧军团。

利爪之王艾吉斯

利爪之王艾吉斯是一群勇敢鸦人极富魅力的精神领袖,他们离开了位于泰罗卡森林的家园,前去寻找某位“预示之神”。他在睡梦中见到了这位神灵,领悟了深藏在奥金顿破碎殿堂中的启示。梦中的景象使艾吉斯陷入了疯狂,他现在自称是泰罗克转世,一位鸦人神话中的神圣英雄。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59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61

暗影迷宫

暗影迷宫几乎完全被燃烧军团的兽人和恶魔占据,而意想不到的是,在副本的尽头,他们竟然把与拉格纳罗斯同等身份的元素之神摩摩尔软禁。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63

副本首领

赫尔默大使

赫尔默大使是一位强大的恶魔仆从和苦痛侍僧,专注于研究死亡艺术。没有什么能比凡人那混杂着恐惧与绝望的鲜血更令他着迷了。暗影迷宫中的邪兽人束缚着赫尔默,源源不断地向他喂食囚犯,支撑着这位恶魔为其主人的黑暗意志效力。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65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67

煽动者布莱卡特

当兽人部落第一次通过黑暗之门入侵艾泽拉斯时,两位暗影议会的成员却把他们的注意力投到了奥金顿这座古老的德莱尼坟场上。那些游荡在这片土地上的不安怨灵,恰好是术士布莱卡特用来完善他精神控制能力的绝佳试验品。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69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71

沃匹尔大师

在部落发展的早期,沃匹尔大师说服兽人术士古尔丹允许他调查奥金顿的秘密,然而他暗中却渴望驾驭遍布奥金顿各处强大到骇人的宇宙精华能量。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73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75

摩摩尔

“混沌初开时”、“很久很久以前”……这些辞藻都不足以说明这一元素的起源有多么久远。它的存在预示着纯粹的毁灭。只要它动一动念头,世界便会分崩离析,支离破碎。只有真正的疯子才会想要召唤它。也许现在还来得及赶在摩摩尔彻底进入外域前将它放逐。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77

魔兽世界奥金顿副本介绍(奥金顿副本攻略)插图79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